金牌单双中特王
中華先鋒網首頁 | 時政 | 黨建 | 干部 | 人才 | 廉政 | 人物 | 黨史 | 專題 | 視頻 | 論壇 | 遼海 | 黨刊 | 圖庫
  首頁 | 活動 | 講述 | 故事 | 閱讀 | 領袖 | 大事件 | 遼寧記憶 | 紅色之旅 | 教育基地 
當前位置: 首  頁>>黨史頻道>>遼寧記憶>>正文
分享到:
血戰新開嶺“四縱”一戰成名
2016-12-06 08:23 來源:《遼寧日報》 

 

http://epaper.lnd.com.cn/paper/lnrb/resfiles/2016-12/06/l_1699222_SYA09c06C_5.jpg

新開嶺戰役中的我軍機槍陣地。(照片由丹東市地方志辦公室提供)

194610月上旬,國民黨調集10萬重兵,向遼東、遼南解放區大舉進攻。危急時刻,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(簡稱“四縱”)隨機應變,將主力部隊秘密集結于鳳城東北部的新開嶺地區,阻擊來犯之敵,史稱“新開嶺戰役”。

這一仗,戰果輝煌,“四縱”全殲國民黨精銳部隊第258000余人,活捉敵師長和兩名副師長。毛澤東得知這一消息后,專門發來賀電,并準確預言道:“這一勝仗后,南滿局勢開始好轉。”

 “四縱”將士后人到丹東

11月初,一群特殊的客人從北京、廣東、福建、江蘇等地,來到鳳城市愛陽鎮新開嶺,緬懷他們的父輩。記者看到,這群人中年紀最大的有90多歲,最小的也有50多歲,他們操著不同的口音,但都談論著同樣的話題,那就是70年前的那場慘烈的新開嶺戰役。

丹東市中共黨史學會常務秘書長曾韌告訴記者,今年是新開嶺戰役勝利70周年,這些人都是當年打新開嶺戰役的“四縱”將士的后代。

曾韌說:“新開嶺戰役打響時,安東(今丹東)是解放區,當時安東市人民政府已經建立,當時賽馬縣(今鳳城市)的愛陽鎮、寬甸縣的罐水鎮等地群眾在安東市政府的動員組織下,全力支援我軍,我軍在敵強我弱形勢下取得了新開嶺戰役的最終勝利。”

曾韌說,新開嶺戰役的勝利十分重要,是一場關鍵之仗,也是歷史的轉折一戰。1946113日,毛澤東在新開嶺戰役勝利第二天,就起草一封電報,嘉獎參戰將士,并在電報中預言“這一勝仗后,南滿局勢開始好轉。”

在愛陽鎮愛陽學校,校長劉丹平表示,學校將要建一個新開嶺戰役展覽館,用來緬懷先烈壯舉,傳承紅色基因。

創下殲敵整個師的先例

70年前,新開嶺戰役打響,現在那場激烈的戰役已經遠去,但在當地研究者的講述中,記者仍能感受到戰場上的驚心動魄,體會到戰役勝利時戰士和人民心中的喜悅。

丹東市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黃文科告訴記者,新開嶺戰役是解放戰爭中東北戰場上我軍取得的第一場大勝仗。

194610月,國民黨調集8個師約10萬人,分三路進攻南滿解放區。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負責防御中路。由于敵強我弱,南滿解放區處于被圍困的危險境地。“四縱”利用敵25師驕縱的弱點,誘敵進入到賽馬縣新開嶺地區。

1024日,“四縱”首先投入6個團攻擊賽馬集,斃敵300多人,已來到鳳城附近的敵25師被迫回援,被我軍引誘上鉤了。

那時,大雪覆蓋山坡,寒風凜冽,“四縱”的將士都身著單衣,裝備簡陋,但斗志昂揚,決心掩護后方的黨政機關安全撤離。

1031日上午10點,“四縱”第10師趕到了集結地之后,司令員胡奇才發出了總攻的命令。

黃文科說:“當敵25師分三路進入到新開嶺地區我軍設下的包圍圈后,‘四縱’第10師擔任主攻,開始從東北方向攻擊敵軍的側翼; 第11師則完成關上大門的阻擊任務,向敵軍西側發動進攻;第12師從西北方向發起攻擊,占領新開嶺以東公路兩側高地。我軍形成了三面包圍的態勢,并逐步縮小包圍圈,扎死了‘口袋’。敵人退縮到老爺嶺,負隅頑抗。”

記者一行站在新開嶺戰役紀念碑附近的老爺嶺上。黃文科介紹,老爺嶺是整個戰役成敗的關鍵,如果敵人越過老爺嶺,就鉆出了口袋。如果敵人繼續固守老爺嶺,各路援敵將形成對“四縱”的包圍。

緊要關頭,“四縱”幾位指揮員決定:立即攻下老爺嶺,全殲敵25師。指揮員全都來到一線進行指揮,司令員胡奇才、政委彭嘉慶到第11師指揮進攻老爺嶺,副司令員韓先楚回到炮團組織炮火支援,參謀長李福澤坐鎮“四縱”指揮所,掌握全面情況。

經過兩晝夜的戰斗,被圍困的敵25師早已沒有當初的驕橫氣焰,再也不敢輕舉妄動,決定固守待援。此時,我軍主攻的第1028團因為傷亡過大,也進展緩慢。僵持過程中,“四縱”決定將作為預備隊的30團拉上去,并集中炮兵火力,轟擊老爺嶺的碉堡,掩護10師強攻,11師、12師從側后積極配合。

112日清晨,總攻發起,30團的兩個營向老爺嶺西北、正北側翼發起攻擊,正面攻擊的第1028團在師作戰科長段然組織下重新發起攻擊,炮兵團集中重迫擊炮和榴彈炮向敵人轟擊。在我軍優勢火力攻擊下,上午830分,終于拿下老爺嶺,敵軍全線崩潰。上午10點戰斗全部結束,我軍大勝。

此時,敵25師師長李正誼則穿上了伙夫的衣服,想要混在俘虜中逃脫,被我軍活捉。

(編輯:虹澄  李飏)

關閉窗口


>相關文章: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 簡介 | 聯系我們 | 法律顧問 | 通訊員 

金牌单双中特王 五湖四海彩票开奖资料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表 a6娱乐平台官方网 百加乐公式投注法 捕鱼达人2旧版本 足球即时比分 破解重庆时时彩 m5彩票平台官网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 大小单双稳赚技巧集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