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单双中特王
中華先鋒網首頁 | 時政 | 黨建 | 干部 | 人才 | 廉政 | 人物 | 黨史 | 專題 | 視頻 | 論壇 | 遼海 | 黨刊 | 圖庫
 首頁 | 遼寧 | 國內 | 高層部署 | 人才政策 | 人力資源 | 高端人才 
當前位置: 首  頁>>人才工作>>高端人才>>正文
分享到:
國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
走近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王澤山
2018-01-08 13:34 作者:劉詩瑤 來源:人民網-科技頻道 

 

18日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澤山走上了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領獎臺。這位老人雖年過八旬,精神矍鑠。聽說他獲獎,很多人感慨:真是實至名歸。

 

60多年來專注于研究火炸藥,帶領團隊發展了火炸藥的理論與技術,突破了多項世界性的瓶頸技術,一系列重大發明應用于武器裝備和生產實踐,為我國火炸藥從跟蹤仿制到進入創新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,書寫了我國火炸藥實力進入世界前列的傳奇。

 

國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

 

 

王澤山院士在檢測自動裝置系統 朱志飛攝

 

行業里的人尊稱王澤山為“火藥王”,他卻自謙地說:“那是因為我姓王。”

 

黑火藥是現代火炸藥的始祖,也是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之一。火炸藥是一個國家國防實力的重要體現,然而近現代以來,我國的火炸藥技術卻遠遠落后于西方大國。而王澤山通過現代技術,將中國人發明的火藥在效能、工藝推進了一大步,使中國古老的發明重新綻放出新的活力。

 

王澤山出生時,家鄉東北就已被日軍占領,經歷過戰亂和苦難,他從小就將“強國方能御侮”的道理銘記于心。1954年,19歲的王澤山懷揣著強國夢報考了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。

 

選擇專業時,他卻出人意料地選擇了一個“大冷門”——火炸藥專業。大部分考生嫌棄這個專業過于基礎、枯燥和危險,紛紛主動填寫與空軍、海軍有關的熱門專業。王澤山卻毫不懷疑自己的選擇,“專業無所謂冷熱,任何專業只要肯鉆研都會大有作為。國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,火炸藥是有國家戰略意義的領域。”從那時起,火炸藥研究就成了他的畢生追求。

 

因為熱愛,所以投入。歷經數十年鉆研,王澤山在含能材料工程領域獲得多項重大研究成果,成為我國火炸藥學科帶頭人。他于上世紀80年代首創了火炸藥資源化系列再利用技術,為消除廢棄含能材料公害提供了技術支撐,是我國火炸藥領域軍民融合道路的開拓者,該技術獲得1993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;自上世紀90年代起,王澤山通過研究發射藥燃燒的補償理論,發明了低溫感含能材料,并解決了長貯穩定性問題,顯著提高了發射藥的能量利用率,該技術獲得1996年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。

 

彼時成為“雙冠王”的王澤山已經61歲了。“別人都勸我功成身退,但我的生活早就跟科研分不開了。一旦離開,我就感覺失去了生活的重心。”王澤山說,每次獲獎既是榮譽,更是激勵和召喚。“關于火炸藥,我們需要加深的認識和亟待攻克的難題還有很多。”

 

在達到退休年齡之后的20年里,王澤山利用自己另辟蹊徑創立的裝藥新技術和相應的彈道理論,終于研發出了具有普遍適用性的遠射程與模塊裝藥技術。依照他獨創的補償裝藥的理論和技術方案,火炮用一種裝填模塊即可覆蓋全射程,從而大幅度提升了遠程火炮的打擊能力。通過實際驗證,我國火炮的射程從此能夠提高20%以上,或最大發射過載降低25%以上,其彈道性能全面超過所有國家的同類火炮。該項技術獲得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。

 

用“科學”指導科研工作

 

 

王澤山院士在實驗室指導學生 朱志飛攝

 

人人都好奇,王澤山為什么總能創新?

 

“我的秘訣,就是用‘科學’指導科研工作。”王澤山將這個“科學”概括為:科學精神、科學態度和科學方法。

 

“做研究首先要有科學精神。從事火炸藥事業,要勇于擔當,接受了國家的任務就一定要做好。”王澤山說,除了這份高度責任感,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要敢于超越、精益求精。

 

“科學態度就是科研上不要使巧勁,不要追求短平快的項目。還要能堅持,為了實現目標,遇到困難絕不動搖。”王澤山說,有一些“很聰明”的同事,經常提出一些新的思維和似乎有價值的觀點,經常在研究高峰期間,突然提出更動人的見解和新的方向,他們立志快,轉變快,結果往往一場空。

 

關于科學方法,王澤山有一番獨特的心得。

 

“人要恰當地估價自我,清楚自己的能力和可以掌控的范圍。”王澤山說,他的選題原則是“客觀需要、國際前沿、有能力解決”。課題研究中,他會隨時約束自己的行動,不是什么都重要,要能舍得丟棄,才能對選定的課題精心、執著、頑強地攻關。

 

其次,王澤山看重“求本”(追求本質)的思維方法,即注意在眾多方面因素中,找到事情或者話語的核心,透過現象看本質。據王澤山的學生孫金華回憶,王澤山帶領學生做研究時,總是反復叮囑他們不能流于表面,對于在實驗中獲取的各類數據,他都會親自核對、仔細分析,不會忽略和放過期間出現的任何一個細微的變化。

 

最后,王澤山強調,遇到問題要多問幾個“為什么”。“問過和思考過后,一方面認識的范圍擴大了,另一方面是對問題的理解也愈加集中和深入了。”王澤山說,“為什么”之后,過程往往還沒完結,這時還要問“它還存在什么問題?”“能不能比它還好?”“怎么做才能比它還好?”也就是在“為什么”的基礎上,上升到“怎么做”的層次。

 

好像永遠不知疲倦

 

 

王澤山院士在實驗室 朱志飛攝

 

王澤山是一個特別珍惜時間的人。

 

玩微信、學開車、網絡訂票、做flash動畫……大家戲稱80多歲的王澤山是一個如假包換的“80后”,他永遠都在了解和學習最新潮的技術和事物。可王澤山做這一切,并非僅僅是“不服老”,“我主要是為了工作能夠再快些。”王澤山說,學開車是為了方便去工廠測試、實驗;學會使用智能手機,是為了隨時查看保存的設備圖片;在外地出差叫出租車,是省去讓對方派車來接的時間。王澤山不想為任何瑣事浪費研究的時間。

 

“王老師好像永遠不知疲倦。”他身邊的人都這樣說。王澤山家里的燈是最早亮、最晚滅的。只要沒有特殊安排,他會在晚上九點半左右休息,然后凌晨兩三點起來工作。“白天的事情太多,凌晨特別安靜,適合思考問題。”王澤山說,他通常工作到上午9點到辦公室,和各種人商量事情。中午隨便吃點飯,稍微休息一下,然后起來繼續工作。

 

王澤山空閑的時間也都在思考。因為一邊思考一邊走路,他也鬧出過不少進錯樓、跑錯房間、錯乘火車鋪位的笑話。平時,他的夫人為他倒好了咖啡,他卻因為入神思考而忘記喝掉,夫人總是不得不把咖啡熱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

生活里“爭分奪秒”,他卻舍得扔大把時間在試驗場。即使已經八十多歲,王澤山一年還有幾乎一半時間在試驗場。團隊冬天時在內蒙古靶場做實驗,氣溫達到零下幾十度,冷到高速攝像機都“罷工了”,王澤山卻始終和團隊一起駐守。他說,這樣既是為了能準確收集一手數據,也為了確保整個實驗過程安全有效。“只有親臨現場指導實驗,我才能夠放心。”

 

隨著越來越多的科研單位慕名而來,他也越來越忙碌,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:“因為還有那么多的事情沒有做”。哪怕只是在短暫的候車時間,王澤山都會拿出他隨身帶的包包,那里裝的是他日夜思考的火炸藥相關問題。“只要國外沒有做的和做不成的,我要想辦法做出來。因為火炸藥研究已融入我的一生,我這一輩子只想做好一件事,別的我也做不來。”

 

王澤山說:“我從事科學工作,更加明白科技的力量。這次獲獎,對我來說是莫大的鼓勵,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人人有責,我會在國家和團隊需要的時候,為繼續創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藥成果而努力!”

 

(編輯:齊特  麗麗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條: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侯云德:60年織就防病健康網
下一條:潘建偉入選《自然》2017十大科學人物 獲稱“量子之父”
關閉窗口


>相關文章: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 簡介 | 聯系我們 | 法律顧問 | 通訊員 

金牌单双中特王